1. <ruby id="v294l"></ruby>

    2.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鋼鐵信息
       鋼鐵信息
        公司新聞
        視頻新聞
        熱點圖片
        媒體報道
        鋼鐵信息
      服務熱線

      博長控股辦公室
      電話:0738-5362702
      傳真:0738-5362702

      冷鋼銷售部
      電話:0738-5362809
      傳真:0738-5363218
      網址:www.anmei100.com

      冷鋼采購部
      電話:0738-5362693
      網址:www.anmei100.com

       

      中國再獲非洲海量優質鐵礦石資源

      文章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21/08/13 瀏覽次數:276

      近二十年,是中國鋼鐵工業“麻雀變鳳凰”的華麗轉身史,尤其是國家的供給側改革讓鋼鐵行業布局發生了質的轉變,也迎來了最犀利、高效的兼并重組。


      到近年來,中國在鐵礦石資源上被“卡脖子”的情況也同樣迎來了轉變的歷史契機。我們認為,今年國家層面提出的“粗鋼去產量,就是我國開始反制鐵礦石資源的一個“序曲。另外層面上,中國已經著手布局海外鐵礦石資源尤其是非洲的資源作為我們的“戰略儲備。

      除了西非幾內亞西芒杜的資源之外,近期中資企業又拿到了西非位于喀麥隆、剛果(布)兩個國家接壤的一處海量鐵礦石資源。


      6115c7612e5eb.jpg

      穆巴拉-納貝巴鐵礦石項目勘探現場
       





      01

      西非又有海量鐵礦石資源


      按照外媒第三方的資料顯示,穆巴拉-納貝巴(Mbalam-Nabeba)鐵礦石項目橫跨中非喀麥隆共和國和剛果共和國的邊境。該項目包含位于喀麥隆共和國東部省份內的勘探許可證92(EP92)和位于剛果共和國僧伽省內的研究許可證Nabeba-Bamegod和Ibanga。


      6115c775b6086.jpg

      穆巴拉-納貝巴項目鐵礦床分布圖


      該項目將初步開發四個主要礦床——Mbarga、Mbarga South、Metzimevin 和 Nabeba。大部分資源包含在 Mbarga 和 Nabeba 礦床中;該項目還包括需要進一步勘探的 Meridional、Njweng 和 Letioukbala 礦床。


      6115c78a75333.jpg


      按照之前勘探結果,這個項目每年維持3500萬噸產量的情況下可以開發至少25年。并且,采礦方式只需要采用露天開采。


      而按照持有該鐵礦石項目的前擁有者,澳大利亞的圣丹斯資源公司(Sundance Resources Ltd.,下以“圣丹斯”簡稱)的主頁介紹顯示,


      2011 年 4 月,圣丹斯完成了穆巴拉-納貝巴(Mbalam-Nabeba)鐵礦石項目第一階段的最終可行性研究和第二階段的預可行性研究。


      根據之前圣丹斯的計劃,第一階段將根據來自喀麥隆和剛果(布)兩個相鄰國家不同礦床的混合材料(混礦),以年產量4000萬噸的效率生產平均含鐵量 >62.0% 、直接運輸礦石 (“DSO”,Direct Shipping Ore) 質量的燒結粉產品,持續約 12 年。


      第二階段當前處于預可行性階段,屆時將生產高品位的鐵英巖-赤鐵礦精礦,礦山的運營周期將再延長 15 年以上。


      【備注:鐵英巖(itabirite)是主要由石英和鐵礦物(磁鐵礦、赤鐵礦、假像赤鐵礦)組成的區域變質巖石,是重要的貧鐵礦石!


      6115c7af433e1.jpg
       2020年11月27日圣丹斯發布的項目核心信息
      這是重復了很多年的highlights



      根據圣丹斯的勘探報告,該項目的鐵英巖資源總量約有56.38億噸,62%左右鐵品位的鐵礦石概算儲量有5.17億噸,而56%左右鐵品位的鐵礦石推斷儲量約有8.06億噸,是世界級大型優質露天鐵礦。


      6115c7cd18d8a.jpg






      02

      第二次與圣丹斯的“較量”


      其實,如果從業十年以上的老鐵,肯定認得這個圣丹斯公司;并且,這個穆巴拉-納貝巴鐵礦石項目也不是第一次與中國企業發生“交集”。


      第一次與圣丹斯發生交集的是彼時的漢龍集團。


      2011年7月15日,漢龍集團宣布通過旗下漢龍礦業計劃以將以每股0.57澳元(合計14.4億澳元,折約15億美元現金全資收購澳大利亞上市企業、鐵礦石勘探及開發商圣丹斯資源有限公司(Sundance Resources Ltd,簡稱SDL)100%的股份。


      2013年4月,漢龍集團收購圣丹斯的計劃在劉漢被拘捕后最終告吹。2013年4月8日,圣丹斯發布公告,將終止與漢龍集團的SIA(Scheme Implementation Agreement,《協議安排實施協議》),收購至此失敗。公告還顯示,sundance正在積極尋找“來自中國和中國以外的”其他并購方。


      6115c7f246818.jpg

      圣丹斯發布與漢龍的合作終止協議



      第二次與圣丹斯的交集,實際上可以理解為“交鋒”。


      經國外媒體報道,剛果(布)政府于2020年11月30日宣布收回澳洲圣丹斯(Sundance Resources)的附屬公司“剛果鋼鐵公司”(Congo Iron)、赤道資源公司(Equatorial Resources)以及尼維斯注冊的Avima Iron Ore Limited在納貝巴(Nabeba)鐵礦石項目的采礦許可證。剛果政府把開采權轉交給一家名為“桑加礦業Sangha Mining Development Sasu,公司注冊地為剛果(布)黑角港)”的剛果公司,后來這家公司被證實是由香港登記的佳通財務公司(Bestway Finance控制的一家實體企業。


      另一方面,該鐵礦石項目的隔壁國家喀麥隆政府也作出相同的決定。2021年5月,喀麥隆礦產、工業和技術開發部長(Ndoke Gabriel)宣布將和中冶集團、中鐵建、深圳鹽田港、寶武集團、上海青山集團等五家企業合作開發境內鐵礦項目。


      2021年6月25日在雅溫得(Yaoundé,喀麥隆首都),喀麥隆政府通過交通部長讓·歐內斯特·恩加萊·比貝赫(Jean Ernest Ngallé Bibéhé)和礦業工業部長加布里埃爾·多多·恩多克(Gabriel Dodo Ndoke)與澳中資源集團(AustSino Resources Group)佳通財務公司(Bestway Finance)簽署了諒解備忘錄用于建設連接穆巴拉-納貝巴鐵礦石項目和克里比深水港(Port of Kribi)的 510 公里鐵路。據報道,這項位于喀麥隆的港口鐵路基建可以每年運輸、處理和加工近1億噸鐵礦石。


      剛果(布)礦業部長皮埃爾·奧巴此前表示,上述圣丹斯等公司在簽署采礦協議十多年后都未能將項目進行開發,產出鐵礦石,這就是許可證被撤銷的原因?溌≌鞒鲱愃茮Q定也是由于相同的原因。圣丹斯及其他幾個拿到采礦權的公司,自2011年開始,始終無法推進項目的配套設施建設,包括鐵路線、深水港及礦山配套的開采、選礦設施。這個鼓吹多年的世界級鐵礦項目,在他們手里還會繼續“爛”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圣丹斯與澳中資源集團(AustSino Resources Group)的合作已有一定年限。2018年9月,澳中資源當時提供方案,通過配股的方式向圣丹斯注資5800萬澳元,照此操作,澳中資源會占股50.8%,成為其絕對大股東。后續由于一系列交易所監管等因素致使兩家公司沒合作起來。澳中資源也于2020年12月從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退市。


      6115c80f00e21.png

      澳中資源集團LOGO






      03

      圣丹斯真的具備開發能力嗎?


      答案是肯定的,沒有!


      讓我們看看英為財情主頁上對圣丹斯的財務情況分析,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圣丹斯不具備開發一個世界級鐵礦石項目的財力,其近三年的營業收入是負數,股票一文不值。


      6115c838e5e28.jpg


      2014年6月9日,圣丹斯、其子公司CAM IRON與Mota-Engil Africa三方簽署了EPC協議。同時,當天還簽署了其他三項特許權協議,其中包括礦業、工業和技術發展部長與圣丹斯、 CAM IRON簽署的項目修訂公約,公共工程部長與克里比深海港指導委員會主席簽署的礦產碼頭特許權協議,以及公共工程部長和交通部長之間的鐵路特許經營協議。


      6115c85b5e591.jpg

      圣丹斯2014年曾經嘗試引進第三方開發礦山配套基礎設施


      6115c8768a37e.jpg


      Mota-Engil 集團是一家葡萄牙建筑公司,其國際業務遍及21個國家和地區。它于1946年在安哥拉開始非洲業務。Mota-Engil Africa 是 Mota-Engil SGPS 的子公司,當時正在馬拉維建設一條245公里長的鐵路。


      但是,最終圣丹斯并沒有在鐵路建設、深水港建設上邁出任何實質性的腳步。這個中有諸多的因素,但最核心的問題應該是資金問題以及大投資后對資源開發的不確定性。



      6115c89221e87.jpg

      圣丹斯在該項目的勘探作業



      圣丹斯找上澳中資源集團也是出于融資的目的,按照圣丹斯內部資料顯示,作為該合作協議的一部分,圣丹斯讓澳中集團向其注資2900萬美金,作為合作的誠意,圣丹斯向喀麥隆和剛果當局介紹了澳中集團及其中國行業合作伙伴。只不過,經過多次更改、延期的合作協議無疾而終。


      沒有資金?缺乏執行力?最重要的是不具備開發大型鐵礦石項目統籌、公關、融資等硬實力,興許是圣丹斯折戟沉沙的根本原因。






      結語


      時間回撥到2012年,彼時漢龍在收購圣丹斯的當口,各路媒體對穆巴拉-納貝巴鐵礦石項目大肆宣傳,甚至大加吹噓,達到不忍直視的地步:


      穆巴拉鐵礦已探明儲量28億噸,潛在資源過百億噸,可供開發約50年。該項目預計2014年開始生產,產量高達5000萬噸/年,排名世界第五。

      一財網,《漢龍董事局主席:收購Sundance資金不是問題》


      以穆巴拉項目為核心的鐵礦石三角區域初步探明資源總量為50億噸高品位直運礦和250億噸鐵英巖赤鐵礦,直運礦遠景資源量超過100億噸,鐵英巖遠景資源量超過1000億噸。

      中國證券報,《SUNDANCE并購案提速 漢龍集團或攜大型央企開發“鐵三角”》


      回溯看來,只有中新網當時對該項目的描述比較客觀。


      該項目是一個集礦山、港口和鐵路為一體的綜合性項目,目標是在第一個十年每年生產3500萬噸直接裝運礦石,并在此后的至少15年內每年繼續生產3500萬噸鐵英巖赤鐵礦。

      中新網,《中國民企漢龍集團收購Sundance通過澳官方審批》


      夸大其詞并不能讓漢龍以蛇吞象。


      與其說穆巴拉-納貝巴鐵礦石項目是一個采礦項目,不如說是一個基礎設施,因為80%以上的資本支出將分配給基礎設施融資。這一點西非幾內亞的西芒杜鐵礦石項目也是處于類似的狀況:連接礦山的鐵路、配套深水港的兩個關鍵基礎設施建設,成為了世界級鐵礦石項目是否可以落地的決定性因素!

      6115c8b2f367a.jpg
      穆巴拉-納貝巴(Mbalam-Nabeba)鐵礦石項目
      橫跨喀麥隆、剛果()兩個國家


      這一次中資背景企業拿下了穆巴拉-納貝巴鐵礦石項目,我們認為是有備而去,畢竟澳中集團已經和圣丹斯打了好幾年的交道,并且,有且只有中資企業才能撬動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如此大規模鐵礦石項目的開發與運營。(完)


      來源:有一點墨


      分享到:

      上一篇: 國務院安委辦、國家防辦、應急管理部、交通運輸部聯合部署全國城市地鐵安全防范工作

      下一篇: 2020年我國煉鐵技術發展評述

      24小时日本在线WWW,国产sm女在线调教网站,无码专区久久综合久中文字幕

      1. <ruby id="v294l"></ruby>